乔峰日记(二)——处世之道

2012-12-25 写于深圳

十二月十六日

今天白天去见了一老者,同老者懒坐于太阳底下,回首往日雄风,而现如今不禁唏嘘,老者自叹: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我突然想起了我这大半生,自势侠者浪荡江湖,仔细想来甚感惭愧,少时自言男儿当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而还,成一名为国为民侠之大者,而至如今我去中原,他们说我是契丹狗,去大辽,他们说我是大宋走狗,自叹惭愧。于家无名,于国无功。

在辽国之时,大汗跟我大谈人生理想,那晚大汗喝的很醉,敞开了胸脯,细数了身上伤疤的过往跟战绩,道尽了他人生的种种磨难,我问他人生不过匆匆如烟,何以如此拼命?

大汗酣醉着说道:“欲望!就是欲望!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妻不尽的天下美女”。

“我曾师从玄苦大师,师傅曾就教导我无欲则刚,人理应无欲无求而于世。”我扶着大汗说道。

“那群秃驴全都是放屁,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他少林寺还不是为了所谓的声明劳苦!贤弟,他日待我大辽占尽中原,即是你我荣华之时,哈哈哈哈哈哈。。。”

我没有再反驳,有时候觉得大汗说的挺对的,转念一想,我劳苦半生除了家仇国恨,不正就图个名吗?“北乔峰,南慕容”虽然已成过往,却仍旧很享受。

后来我去拜访了无名扫地僧,寻求处世之道。

“萧施主,佛家有云: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即是色,空即是空。”,无名扫地僧笑道。

对此我不甚了解,便请大师赐教。

“第一句讲的是修行,万物同源,色空一体。第二句讲的是度化,普渡众生,以色度色,以空接空,灵肉双修,功德圆满。佛家有云:不名世间法,非名菩萨。处世之道定当是处以出世之心行入世之事。望萧施主能悟了成佛。”大师笑道。

“出世之心行入世之道”,我突然想起了阿朱曾说起的一句话“但行好事,莫问前程”,突感这姑娘的不简单,悟了佛法,当生则生,当死则死,自性自在。

念怀至此,我又无比的怀念起我的家乡,怀念起跟阿朱雁门关外放羊牧马的日子,怀念起跟丐帮众长老喝酒常怀之时,怀念起同二弟三弟痛饮之时,而这一切只能用作酒后的余味,有人说回不去的地方叫故乡,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此时感触尤甚。

乔峰日记(一)——何为情爱?

2012-12-15 写于深圳

十二月十五日

又是圆月日,塞北的月亮格外圆,今天白天收到二弟的飞鸽传书了,二弟又纳妾了,二弟自小风流率性,这点倒像极了段王爷。我记得当时二弟对语嫣那般誓言,到今日三妻四妾。正所谓一代新人胜旧人,也无怪乎二弟了,再加之段王爷那般风流,到二弟这也应更甚。二弟在信中痛诉段王爷逼迫他接任王爷之职,他本想携家眷浪荡江湖的,而今却背负一个大理,一个风流少年何能堪此重任?其实他大可不必担心,二弟仁慈宽怀度世,年少英雄,自当是大理百姓之福。

我记得二弟曾喝醉过,醉酒论情爱,二弟自言情爱不过是人之贪欲,人之初心,人对物的占有欲等同于情爱,情郎总想绝对的占有渴望得到的女人,也企盼对一个女人灵魂跟肉体的占有,而独享被爱,人之情爱,自是自私至极。

我反驳说,情爱应是两情相悦,携手到老,你侬我侬。

二弟带着满嘴酒味凑近我耳朵反问道:“大哥,此言差矣,你摸摸你的心,你对阿朱最根本的不就是占有?那日你若得她,你能安身隐居,粗茶淡饭?只怕柴米油盐之事拖累,早已厌倦。”

我推开他,怒道:“我现在不正是安身隐居,粗茶淡饭,柴米油盐?”

“大哥,你这是没有得到才如此,你看那牛郎织女,正是未得到,才如此相恋,如若得到不知还能有此佳话?”二弟喝了口酒笑道。

我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可能情爱之初本是如此,只有占有之欲,而后人在柴米油盐中就只剩下责任了,我不知道如果我得到了阿朱后,我会是什么样的?一代新人胜旧人!难得二弟风流自在,我笑道:“性情已为逍遥久,不做神仙亦风流!”。

其实我很羡慕二弟,我记得曾经有人跟我说过:仇大莫过杀父仇,情长莫过儿女情,而我却为了虚无的仇恨错失情爱,想想自是混蛋至极,孤单余生算是自讨。

我记得我曾经答应过阿朱,待我完成杀父大仇后,就跟她隐居塞北,她纺织来我牧马,想想这般光景自是羡煞旁人。而今人事两茫茫。

远离了江湖,没了刀口舐血的日子,无人清扰,每日饮酒牧马,倒是落得自在,今日恰逢圆月之夜多喝了点,寒风吹来,有点恍惚,可能我醉了,也许我没醉,或许我这一辈子一直醉着的,醉在情仇之上。

一场关于理想主义者的春梦

2013-06-02 写于武汉蔡甸

看《三傻大闹宝莱坞》有感。

我以为我不会再哭了,在那些极度悲伤的场面,我总达不到该场面应有的悲伤,以及所需要的眼泪,我曾经哭过,我记得应该是初中时期我妈妈外出打工,我为此哭过。在写此文章半个小时前,我从没有哭过,但就在刚才我哭了整整半个小时,就在电影落在教授对兰彻说“你错了,你并不是总是对的”时候,我彻底的哭了,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放声的哭。

当中国导演还在用蹩脚的好莱坞式的大成本大制作强奸中国观众时,印度的“憋三”却用俏皮式的理想主义感动了我,我做了一场梦,一场有关于理想主义者的春梦。

兰彻那份特立独行的勇气和执着让我敬畏,我记得我曾经洋洋洒洒给我舅舅写了几千字的信,以示我对教条式的反对,我记得曾经翻过围墙、闯过校门卫,以反对学校监狱式的管理,而这一切终究都远离,一切都变得安稳,不再那么的闹腾,大家都开始循规蹈矩,都在教条式中成长至老。我们都开始变成了别人想要的自己。

我不知道这个社会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个个被贴上了标签,有了等级排名,有了比较,一个个人开始为了金钱委曲求全,一个个人把自己变成当初自己讨厌的人。兰彻在电影中说:“心是可以被哄骗的”,而我们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不断的哄骗自己的心,然后开始妥协,把自己变得不那么的自己。我们有了房子、有了车子、有了那些该有的物质,却不会快乐了,变得孤独了。

这个社会是病态的社会,有钱就会有娇妻,就会有社会地位,在工作上懂得溜须拍马就能堪当大任,于是乎一个个人都开始哄骗自己,直到连自己也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我不知道还有几个人还记得小时候的梦想,还记得自己的初心,还有多少人敢做梦。一场关于自己理想主义的春梦。

我向往着哪天世间会变得美好,空气自由新鲜,远山和炊烟,狗和田野,我沉睡一夏天。

我的解剖手术

    2013-10-03 写于深圳

在春天的时候播种,在夏天的时候灌溉,在秋天的时候收获,在冬天的时候围着火炉旁,我就是在围着火炉旁的时候出生的,作为一名非早产儿,那按着10月怀胎的国际惯例,在我出生那一刻向前推移10个月,那时,正直春天的时候,万物复苏,万物发情,我爸和我妈也不例外,荷尔蒙、肾上激素开始上升,于是你侬我侬,在这个寂静的乡村的夜晚,今晚不谈诗词歌赋、不谈人生理想、不说那万千的别人的故事,今晚只做爱做的事情。

         当然这不是一篇带有颜色的文字,今天我们刨除这些世间万物的符号,今晚我想说点妙之又妙,玄之又玄的,佛曰不可说的事情,说点形而上学的事情,探究一下千古一问:我是谁?我是怎么炼成的?

         要了解我是谁,就应该学着用文化属性来透视我,从我的衣、食、住、行、行为表现、成长环境来透视我骨子里的东西,对这个我进行一次彻底的解剖。

         我生于湖南农村,一至二岁在懵懂不知世故,三至四岁伴随父母在深圳闯荡,五至十五岁认真热爱学习,十六至十八岁浑浑噩噩开始触网并成为重度网瘾游戏少年,十九岁岁至二十岁热爱互联网开始互联网事业,二十一岁至二十三岁开始码农生涯,二十四岁开始至今创业折腾。我喜欢这样来总结我这20多年,干过正事,也混蛋过,亦正亦邪孤僻少年。

         出生农村家庭的我,从小接受传统教育,深受儒家文化的影响,以及后期接触互联网,彻底的感受到了互联网的魅力,互联网文化与传统文化的冲突,开始造就我这个矛盾共同体。作为85后,在70年代跟90年代夹缝中,两者巨大的文化差异,又加深了这个矛盾共同体的我。期待女性的彻底的解放,却又期待女性的三从四德,期待冒险刺激的生活,也期待安稳舒坦的生活,这就是我,一个矛盾共同体的我。可能最好诠释这个我的就是窦唯的《高级动物》这个作品了,用矛盾对反的几组词诠释了高级动物。

         矛盾 虚伪 贪婪 欺骗

幻想 疑惑 简单 善变

好强 无奈 孤独 脆弱

忍让 气忿 复杂 讨厌

嫉妒 阴险 争夺 埋怨

自私 无聊 变态 冒险

好色 善良 博爱 诡辨

能说 空虚 真诚 金钱

哦我的天 高级动物

地狱 天堂 皆在 人间

伟大 渺小 中庸 可怜

欢乐 痛苦 战争 平安

辉煌 黯淡 得意 伤感

怀恨 报复 专横 责难

幸福在哪里幸福在哪里

         也正如歌词结尾一样,所以作为矛盾体的我只能是一直在去追寻我想要的幸福。

         或许这个追寻的自我的过程,就如三层境界所描述的那般:入道时,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及至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而后,回归依旧山水。

         再解剖的末了,可能能写下的总结只有“矛盾”二字。

         我是谁?

自杀

2013-05-18 写于深圳

——青春是啥,就是和一些混蛋的人干了些混蛋的事。

长沙的冬天总是干冷干冷的,气温这事跟东北人较真起来,长沙人说我这零下3度,东北人说我们这零下10度, 长沙人说我说的是室内,然后东北人不说了。我不记得这是谁说的了,但是我还记得那年冬天我跟鸡哥在长沙喝酒吃火锅的场景。

一条破旧的小巷子,25元一份的猪脚火锅、狗肉火锅,一瓶52度的二锅头。

“其实仔细看看这条巷子,还是挺有意境的,如若来点江南烟雨,再来飘过一油纸伞姑娘,如此画面多么美好”,我望着巷子的尽头悠悠的说着。

“老八,你这是江南情怀作祟了,这巷子下点雨有江南的味道,但是他妈的江南油纸伞的姑娘难寻了,这年代谁他妈的还相信这玩意,别瞎扯了,喝酒!”,鸡哥推了我一下。

鸡哥有喝酒的习惯,还有偷他老子酒的习惯,他经常喝酒,但我没见他醉过。

说着鸡哥端着一杯酒站了起来,扯着嗓子说:“为了老八的江南美女梦、为了我们美好的前途、为了我们的革命友谊,干杯!”,鸡哥一杯咕隆着喝了下去。

二锅头咕隆入嗓子有点烧喉,我夹了一块青菜吃了下去。

“我说老八,你别想那些风华雪月的事情,现在的女人多他妈的特别实际,要房要车,可女人她又能给到你什么,还不如嫖来的实际。”

一杯二锅头下肚,我的脸开始泛红,这是自打娘胎下来就这样,沾酒必脸红,直至全身都红透,那时候我就会觉得这是我人生最红的时候,一种人生巅峰的感觉了,当然实际状态应该是癫疯,这会我的眼神开始有点迷离了,我恍惚着点了点头。

“来,我们再喝一杯,去他妈的爱情。”鸡哥说完喝了下去。

再来一杯嗓子稍微舒坦多了。

“其实男人嫖多了,会对自己的老婆失去性趣的,因为这些女子在肉欲方面的造诣远超于自己的老婆”,鸡哥一边说一边喝着酒。

“我说鸡哥公众场合,就注意点形象,你真以为你叫鸡哥,就算是鸡头了啊”,说着我推了一下他。

“哎!老子也是为了拯救失足少女啊,你没听哈狗帮唱的吗?你如真想帮助她,就去光顾她的生意”,鸡哥学着哈狗帮唱了起来。

“哎哟喂,您这嗓子,真是天生一幅好鸭公嗓,去做鸡可惜了。”,说完我笑道。

“我说鸡哥如果真能在那地方遇到个李师师的角,当一回风流鬼也不错。遍看颖川花,不似师师好。”说着我念了起来。

“哈哈,你这是有色无胆”。鸡哥笑着说道。

“我说你是老二思考的动物,酒精浓度上来,就该去红灯区补一补了。”我笑着说着。

“喝酒,喝酒。”鸡哥说着又干了一杯。

这一你来我回,猪脚、狗肉、二锅头全都下肚了,两人结完帐就径直往前走着。

“酒饱饭足思淫欲,哈哈”鸡哥哈哈笑道。

“我说你能不能先不想那事,你都这状态了,能行吗?”

“谁说我不行,男人不能说不行,不信咱俩来比比,踩这路牙子,谁从这路牙子上掉下来,谁就不是男人,不但不是男人而且还找不到老婆。”

说完鸡哥就在走了起来,我紧跟其后,眼神有点恍惚,忽然觉得前面有两个鸡哥了。

“我说你踩出去了没有,我看不清了”

“我鸡哥堂堂正正做人,岂会耍赖!”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开始飘起了雨,雨下下来,在这长沙酒后的寒冷的冬夜身子不觉着哆嗦起来,然后我看见鸡哥发了疯似的跑了起来,我也跟着跑了起来。

突然鸡哥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然后伸直了身子躺在路上。

“我说你这是干嘛呢?发酒疯了?”我缓了缓气问道。

“我在自杀呢,等着哪个车压过来,能遇上个宝马的主,说不准还能给咱爸妈捞回点投资成本呢”

“我说你这是自哪门子杀呢?”说着我轻轻的踢了他一脚。

鸡哥突然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突然又扯着脖子哭了起来。我给了鸡哥一拳头,我摆好了姿势,像鸡哥一样躺在他身边,拍拍他肩膀,好了,别哭了,我不拉你了,我也不走了,咱们一起自杀算了,鸡哥摇了摇手,没说话。夜幕和雨一起落下来,像一床被子,盖在我和鸡哥的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俩就睡着了。

时过境迁,那天我突然打电话给鸡哥说,还记得那天我们俩一起要自杀吗?电话那头,鸡哥嘟哝着,自杀?你说什么自杀?

老八突围记

2012-11-05 写于深圳观澜创业淘宝卖家有感!

“一个人的孤独不是孤独,一个人找另一个人,一句话找另一句话,才是真正的孤独。”——《一句顶一万句》

老八是一名在淘宝店上卖自行车的人,在别人眼里他就是一卖自行车的,而在他对此评价总不予反驳,一笑而之。老八在网上卖自行车,源于他觉得自己喜欢自行车,觉得自己喜欢互联网,也源于他觉得他可以在网上卖好才开始的。也就为了这个“觉得”,老八辞掉了软件开发的工作,投身于淘宝大军,跑工厂、拍照、上架、调车、打包、发货、售后也着实累人,累到倒不是干苦力活的累,而是在遇着刁蛮的顾客时,委身当孙子求爷爷的累,用老八自己话说:“这是咱电商人精神上的痛苦”。

小五是老八的朋友,也算不上朋友,只是老八觉得小五是他的朋友,因为他跟小五可以有话说的着,老八讲不出来的话,小五可以帮他一件一件的码好,然后留下一句“你觉得呢?”,可以让老八自己把话讲出来,这也正是老八佩服小五的地方。

小五其实并不小,要是在农村,这会应该是三个男孩的爹,这其实不是他的理想,只是他爸觉得应该要有三个男孩。小五是一个做软件开发的,用他自己的话讲,这叫IT民工、码农,小五跟老八以前是一个公司的,小五其实并不喜欢老八,但是小五就是喜欢个说叨,从天文到地理、从人生到理想、从张家长到李家短,也正是因为太能说道,在适婚年龄的小五,却没能达成三个男孩的爹的理想,也正就是因为太能说道,在公司也就没有人愿意跟他近乎,也正就是因为他能说道,而老八是个闷声壶,他俩两个成了朋友,用小五的话讲这叫:取其之长补其之短。

小五喜欢说叨,但是说道总得有素材,用他高中语文老师的话讲:“一个人要有经历才能写出好的东西”,小五由此推理而出,一个人要能说叨,那就得有素材、故事,而在老八背后小五总是拿老八开涮,老八成了他在说完天文地理、人生理想后的补充,这也正好补足了他说叨的短。

老八其实知道小五在背后说他,只是他没有反驳,不是他不想反驳,只是他怕去反驳,而丢失了这个唯一的“朋友”,这样他就没有人能跟他说得上。老八总是待在房间通过网络这端链接另一端,从白天到黑夜再从黑夜到白天,日子总是这样无声的走着,其实老八有很多话要讲,但每当同身边的人说起,总得做很长的铺垫,比如有顾客的退款给他带来的损失和不满,他没办法跟身边的人说叨,因为他得从淘宝的开店的规则再到整件事情的起始开始,说完后旁边的人又不能给他把事情码好,也正因为这样老八总觉得小五跟他是朋友。

尼采说:“更高级的哲人独处着,这并不是因为他想孤独,而是因为在他的周围找不到他的同类。”,那么老八的孤独也正是因为没有人能跟他说叨。在夜深人静无人扰的时候,老八总会冥思,老八有想到要杀人、要突围,要杀人的话,首先得把那些给老八带来精神痛苦,让老八当孙子求爷爷的胡搅蛮缠的顾客杀了,得用磨好的代钩的刀,老八想好应该从心脏位置插入,然后在钩一下,把他的心挖出来,看看他们的心是什么颜色,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想着想着老八越发兴起,于是他觉得他应该去杀了小五,既然杀了一个也就不在乎再多杀一个,他也把小五这些年说道他的事都杀个干净,想着想着,老八心理越发害怕,一个杀了这么多人的杀人犯,这是多么穷凶恶极的人,越害怕,老八越想逃离,逃离淘宝、逃离网络、逃离小五、逃离那些带给他精神痛苦的人、逃离这个穷凶恶极的地方。

在尔后的日子,老八总觉得周边的王二麻子看他眼神总是不对,“难道杀人的事迹被告发了?”,老八心理开始发慌,在晚上的时候老八把这个眼神不对劲的王二麻子也给杀了,老八心中更加觉得痛快,也越觉得害怕,终于有一天老八下定了决心,他要突围,逃离这怪圈,去找一个更加能跟自己说得上话的朋友,一句能够让他安心的话。

老八骑上了他的单车,他想去寻找一个能够说得上话的朋友,一句能够让他信服安心的话。他想他应该先去湖南,去自己的老家,看能不能有所捕获,老八他穿过了城市、走过了村庄,走过了白天也度过了黑夜,遇上了形形色色的人,总会有人问他:“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老八还是不予答复,只是一笑而之。离深圳愈来愈远,离淘宝也愈来愈远,在大道上老八独身一人在路上,他还是孤独的,在追寻一个可以让他不孤独的人,一句可以让他不孤独的话,“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老八嘀咕着。

资深股民:七旬老太——另眼谈电商

2012-02-01 写于深圳,景田南路海通证券老太聊天有感!

在广大的人大代表们在深深思考男厕公用解决女生如厕的社会化问题的时候,我也恰逢时机的来谈谈跟社会搭点边的事情,有机产品电商。

初遇

       从公司辞职后,投入创业大军后,每天待在证券公司,带领兄弟们开发SNS,证券公司是个卧虎藏龙的地方,周边卡位坐的全是60岁以上的退休股民,每天在股市开盘前准点来到证券公司,待到闭盘时才散去,而其中有一位是最为勤奋,七旬老太,中餐在证券公司解决,每次遇到总微笑视人,我是一个喜欢听故事的人,便一直找寻一个可以搭讪的机会。

相识

       今天下午闭盘后,其他股民都一一散去,她仍旧奋斗在电脑前,我便过去攀谈起来,老太太给我介绍了股票的行情,分析了现在的各行业的情况,以及国际形势,讲解了她获取股票信息的来源等,现总结如下:

1.      股票我是把它当做一门生意来做的。

2.      股场如战场,资金是我们的士兵,需要有进入的勇气,和带兵大战的能力。

3.      炒股需要时刻关注,需要很勤奋,否则心里会没底。

4.      获取资讯的渠道:收音机、报纸、证券所、电脑、电视等。

5.      行情有动荡才有的赚,否则连交易费都赚不到。

6.      现在美国一直在高端的行业,他们有的吃有的玩有的赚,我们中国一直是个制造大国,制造行业是低端的犹如捡垃圾,如果美国他们能放下身段来捡垃圾,使用高科技来捡垃圾,那么对我国制造业将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7.      我主要在关注民生股。

8.      渠道获取到的资讯信息不一定是正确的,需要有自己的识别能力。

9.      炒股是需要花时间在上面去研究的,不是一下子闯进去随便选一只股就能赚钱的,当然有时候炒股久了自己也会有担心害怕的时候,这主要就是心态的问题。

有机产品

       既然老太看好民生股,那我也来谈谈我看好的跟民生相关的有机产品。

       双汇瘦肉精事件、雨润烤鸭问题肉、塑化剂风波、全聚德违规肉、立顿铁观音稀土超标、可口可乐中毒、牛肉膏事件、京津翼地沟油机械化规模生产、浙江检出20万克“问题血燕”、山西老陈醋95%为醋精勾兑……,大环境下频现食品安全问题,连保养情妇的官员也在呼吁:“这世界上还有放心奶吗?”,在这种环境下开始催生有机产品,诚然有机食品行业目前仍旧不规范,但这也正是考验中国商人的时候,怎么去做一个良心产品。

1目前有机产品的主要消费人群是哪些?

       孕妇、婴幼儿、老年人、病人。

1人群特点?

       需要补充营养,不太在乎价格,在乎食品安全问题。

       以上问题回答纯属个人猜测(可以理解成学习JOBS的不做市场调研),世上唯有女人和小孩的钱好赚,那么如此推断,这将是一个不错的行业。下面列举几个本人了解到的几个有机产品。

1、 网易猪

互联网大佬丁磊几年前开始从事养猪行业,为“国猪”争光,此前大家一直猜测丁磊此做法是为了圈地,现在想来还是大佬看得远。

2、 五谷磨房

深圳市香雅食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致力于纯天然、无添加药食同源健康食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旗下拥有中国现磨五谷养生第一品牌五谷磨房。主要销售渠道天猫、独立B2C、线下超市。

B2Chttp://www.iwugu.com/

天猫:http://wgmf.tmall.com/

3、 阿原肥皂

台湾制造,下附阿原肥皂创造初衷。

初衷:「愛惜人身,將心比心」

輪胎,必須不斷地忘記路面;

郵差,永遠尋找下一個信箱;

肥皂,想淨化的不只有身體。

愛惜人身,將心比心,洗滌因此變得純粹。

官方网站:http://www.taiwansoap.com.tw

线上销售渠道:http://taiwansoap.anow.com.tw/

线下有同步的实体店销售。

4、 本色棉(Naturecolored

Naturecolored是全球领先采用有机棉、天然彩棉、植物纤维等环保面料为主的婴儿服饰用品品牌。

独立B2Chttp://www.naturecolored.cn/

天猫:http://bsm.tmall.com/

个人猜想

       做有机食品时,结合电子标签技术来制作,比如有机鸡,将每只鸡上绑上电子标签,记录这只鸡的整个成长过程,从孵化到长大,中间过程中喂食过程、生病治疗过程等,同时可以同步采用视频实时监控反馈到网站上,让用户可监督整过程,给用户以放心。

       上面整个过程中间的东西可以搭建一个有机产品平台,上面可以是一个有机产品的淘宝商城,这个商城上面只允许入驻有机产品,平台主要是卖技术,为各个入驻商家提供电子标签技术、视频监控技术,同时充当监督角色。

总结

1.     薛蛮子说中国的商人是半跪着做生意的,那么我希望大家能站着做生意,做一个企业家。

生意人:唯利是图

商人:有可为有可不为

企业家:有社会责任心,为客户和社会创造价值。

2.     电商如战场,进入需要勇气,也需要够勤奋够坚持,同时也需要有领兵大战的能力,团队协作。

3.     电商从业者需要时刻保持职业敏感度,时刻学习,关注自己所经营的行业,关注电商整个行情动态。

4.     有时候会遇到冬天,但只有经历过冬天的企业才能活得更长久,剩者为王。

5.     有机产品有得做,真正去做一个良心产品。

6.     互联网是一个开放的也是一个封闭的网络,听从意见领袖的,有时候我们会出现集体失聪,保持自己的判断能力,少一点人云亦云,增加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

7.     坚持。

8.     炒股的人大部分都看新闻联播。

后记

       整篇写下来,看着整篇这么杂乱,就把它叫做杂文吧,既然是杂文了,就不怕再杂一点。

【求基友宣言】:每个男人在遇到自己真正喜欢的男人之前,一直会以为自己喜欢的是女人。希望有互联网方向的朋友共同交流探讨,本人目前在深圳,同时本人在想着组建一支“电伤人”乐队,本人是一名正在努力成为一名民谣吉他手,非著名中低音歌唱家,希望有志趣相投的朋友一起探讨探讨,来日外出卖唱共几人,图贴个养家糊口挣方便面吃的手艺活。

我在寺庙当和尚的几天里——第三天

2012-03-18 写于深圳

每日劈柴、打水、洗衣、参禅,不知觉已第三日。手机也早已没电,少了手机的惊扰,每日闻梵钟即起,清静自得,偶尔闲起却又时常挂牵,挂牵过往、挂牵人和事物。自觉思量,恍恍惚惚出得门,至堂前,但见老和尚于堂前劈柴,我自前往,接过柴刀劳作,少时,挥汗如雨,自挽衣袖,坐于堂前。

“师傅,你在这清凉寺待了多久?”我问询道。

“40余载”师傅坐于堂前答道,释鼎坐于旁望着我。

“待得惯么?放得下么?”也算是自己这几日心中最大的困惑,记得来时师傅曾问:在这清冷的寺庙为家,你会待得惯吗?自耕自用,劳苦倒也清闲自在,倒也待得惯,对名闻利养、世间事却放不下。

“名闻利养总是空,身无长物,何谈放下呢?”老和尚饶有诗意的答道。

“既身无无一物,那身体发肤为何物?” 遇事喜欢较真,抬杠也是我强项,我争辩道。

“一切众生从无始以来,生死相续,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净明体,用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轮转。若离前尘有分别性,即真汝心。由此可见,自我本身为空的。”老和尚说道。

“既已看空世间,那何不入世度人,俗话说‘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我争辩道。

“渡众生与渡一人并无区别,再者如你所说的,心无定所,大市与这荒山敝寺又有何区别?”老和尚说道,释鼎坐在一旁奇怪的看着我们两个。

微风习习,热气早已散去,微有凉意,但此刻为自己的耍小聪明而感到脸红,脸红脖子粗的应该像极了小丑。

“在南京来工作,领导便教导先做人后做事,小心翼翼的做人、做事,浑浑噩噩度日,不自觉的把自己给迷失了,师傅到底应该怎么做人处事呢?”少顷我问道。

“师弟,做人就是做自己”释鼎抢着说道,说完向我吐吐舌头。

老和尚拍拍释鼎的脑袋,哈哈大笑着说道“你师兄说的不错,人本是人,不必刻意去做人;世本是世,无须精心去处世。这就是真正的做人与处世了。”

“如此说来,这几年过来自己装孙子处事,杯酒处朋友,有违本性,也算是白瞎了。”我自叹息道。

“别随随便便就称朋友,这算玷污了对朋友的定义。”老和尚道。

“那什么是朋友呢?”既已把自己的无知撕开了,就不怕再扯大点,厚着脸皮问道。

“人之相知,贵在知心。俗话说君子之交淡如水,酒肉朋友算不得朋友,有利益性的交往处之,亦算不得朋友,朋友之交在于无用,无功利之用,而真正的朋友也应该是并不时常想起,却又无处不在的。”老和尚答道。

我若有所思的点着头,释鼎不解的望着师傅。

“平生知心者,屈指能几人?”老和尚叹息道。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这也是大家一直追逐的生活境界。”老和尚说着说着,摇着头走开了。

突然想起了尼采的那句话:“更高级的哲人独处着,并不是因为他想孤独,而是因为在他的周围找不到他的同类”。

微风习习,释鼎在堂前玩耍着劈好的柴棍,我独坐望着释鼎,何时可以如他这般活得自在洒脱,本性自如?

我在寺庙当和尚的几天里——第二天

2012-01-04 写于深圳

“笃。。。笃”早晨听闻到木鱼声音,升个懒腰便爬起来,很久没有这般睡的的舒坦了,我想这是我自从离开家乡后,第一次睡的这么安稳,没了手机的吵闹,没了世俗的困扰,以往自己就像一台高并发下的电脑一样,每天早晨一睁开眼便开机了,负载各种任务,问题、需求、解决方案、技术各种接踵而来。

       阳光透过纱窗照射进来,小和尚已经呆呆的在床边望着我,两眼清澈如水,恰似一弯明月。

“小师傅叫什么名字呀?”我好气的问道。

“我叫释鼎”小师傅天真的看着我。

       “释鼎是什么意思呢?”我问道。

       “师傅给取的,从我记事起师傅就叫我释鼎”小师傅说罢低头玩着床铺下的草叶。

       “圆满人格像是一个鼎,真、善、美好比鼎的三个足,对于一个人而言,美是皮肉,善是经脉,真是骨骼,这三者共同撑起一个‘大写的人’”厢房门被推开,老和尚踏入道。

        见师傅进来,我赶紧起身,整好衣冠,双手合十礼拜道:“谢大师收留我这废人”。

       “出家人本就以度世为怀,远来即是客,只要施主不嫌弃这敝寺就好”老和尚说道。

       “冒昧的问一句,为何我寺香客此等稀少。”我问道。

       “一切随缘吧”老和尚微微一叹。

       “师傅大可以学学道德寺,搞搞旅游开发、影视投资,每天门票、香火和功德滚滚流水,岂不是可以普渡更多生灵?再可以炒炒顺治出家的传说,卖卖开光法器,再搞搞金庸武侠旅游线路什么呀,串通旅游社酒店给导游点回扣什么的,再花钱请些大小报刊记者捧捧场子,大事就搞定了。”我兴奋的说道。

       老僧看我一眼,狐疑道:“渡众生与渡一人,无区别,再者顺治帝在敝寺出家史并无其事,欺世盗名有悖佛理,既如此施主何不在道德寺一游即归?”。

       这话倒是在理,我最烦往人群扎堆儿的地方走。想着自己如此的境况,便暗自伤神。

       “大师,恳请能收下我这个废人”说罢,便双腿跪了下去。

大师将我扶起,微笑不语,手拿着茶壶,往桌上的茶杯注入茶水,直到杯满,而后又继续注入。我望着茶水不息地溢出杯外,直到再也不能沉默下去了,我喊道:“已经漫出来了,不要再倒了!” 

“你就像这只杯子一样,里面装满了你自己的看法和想法。你不先把你自己的杯子空掉,如何才能对你说禅呢?”大师答道。

       释鼎在两眼忽闪忽闪的看着师傅,手仍旧不忘玩耍着草叶。

       “你既有如此执念,我就收你为俗家弟子吧,来日你回归世俗时,希望仍旧能保持向佛、向善之心,普渡众生。”师傅见我默默不语答道。

       “谢师傅”我答道。

       “希望你在任何时刻都不受世俗困扰,八风不动。落魄江湖,八风不动,你就叫落八吧”师傅说道。

       “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希望你能谨记人生三戒之”。说罢师傅便出得房门。

       我跟释鼎跟着出去。

       正值落叶时节,风吹树叶落下。

“是什么在动?”师傅问道。

“是风在动”释鼎抢着答道。

望着师傅,我摇摇头。

“是你的心在动,你仍旧留恋世俗,仍旧有牵挂”师傅说罢便踏着树叶走入禅房内,跪下开始诵经了。

“释鼎你多大了?”我看着眼前这个小师傅问道。

“我四岁了”释鼎坐到了石板凳上说道。

我跟着坐了上去,“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跟我爸妈在深圳,那时候有一个小女孩陪着我,一起种熟了的花生。”说完,自己便想着,这就是我的牵挂吗?我牵挂着少时认识的小女孩吗?

释鼎不说话,眼睛一直看着我,纯净如水。落叶萧萧,是风在动,还是我在动?内心充满了困惑,落魄江湖,何时我才能做到八风不动呢?

我在寺庙当和尚的几天里——第一天

2011-12-30 写于深圳

在自己闲下来时,总会不经意记起往昔在清凉寺当和尚的几天里,好不快乐。今天在路上听着歌恍惚着失了神,差点撞车上,神情安定后,便想着应该对过去的日子留些念想,便作此记录。

第一天
    在南京拼搏了这般久,站在夫子庙街头,看着一座座古色古香的商业店面,面色匆匆来往的人群,突然莫名的流泪,想想从学校未毕业便投身建设新社会主义的大潮当中,本着我是社会主义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的心态,每天像上紧了发条的时钟一样,紧促的赶着,一日又一日对着电脑朝8晚10的干着,而此刻望着街对面一动不动,突然明白了:“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丰富多彩的生活大抵都是给有钱人准备的,知道了这个世界的残酷真相,突然心中一激灵,便定下心来。径直赶往了道德寺。
     少时受了电视剧的蛊惑,一个人在有困惑时、毫无去处时,寺庙总会有一个老和尚敞开双臂来接纳你,而此刻我正想要这样一个拥抱,一个可以给我落脚,可以给我落的清净的地方。不知觉便到了道德寺,寺庙门前门庭若市,“吉门近,祥门出”寺庙工作人员拿着高音喇叭重复播放着,形形色色的人都跪着轻闭双眼,佯装祈诚的许愿着,这边年轻的姑娘,神情安定双手合十,想着自己少时便有偷窥的嗜好,想着自己能开发一个可以将所有人脑中所想投放在影布上的机器,此刻这姑娘是否在想着怎么上导演的床,怎么才能彻底的为艺术献身,出名、挣钱、嫁人,不由地的叹息了一声,这番光景,再一次感受到了现实与理想的差异,那些美好的生活永远都只能在电视上,在新闻联播上,再一次心碎,加紧了脚步,漫无目的的望着前方走去,眼前出现了另一番光景,一座有些颓废破败的小寺庙,门牌上几个快掉色的字,依稀可以辨认出“清凉寺”,我默念着。门前一片不大的空地,来往几个稀稀拉拉的烧香的游客,丝毫没有此前道德寺那种巍峨壮观的气势,前殿的签桌前一个老和尚在阳光下打盹儿,旁边跪着一小和尚敲着木鱼,“笃~~笃~~ …”,心中突然安定了下来,只有了一个声音“笃~~笃~~ …”,我要出家,在世上既结不了善缘,种不了善果,父亲给我取名吕武,便是希望自己能有个强壮的身体,能在社会上大展拳脚,而如今混的也是如此这般田地。
     “文不成武不就,天生我材有何用”,我自叹息道。
     “贫富困济但由天,小兄弟何必被兀自伤神呢?”老和尚起身,说道。
      我定神细细端详,此和尚袈裟破旧,面目和尚,整个就一个老农的神像,跟此前在道德寺见到的那些圆面阔耳、脸色红润神采奕奕的大师,这两者只见相差甚远。
     “我要出家,还望大师能收留”说着我便跪着下去了。
      老僧将我扶起,“你心有所依,尘缘未了,还是回归尘世吧,再者我这荒山敝寺小兄弟也未必屈身得下”,小和尚在旁边眨着眼看着我。
     “心无定所,繁华都市与荒山敝寺又有何分别?”我自叹息道。
     “你要为何遁入空门呢?在我这清冷的寺庙出家为僧,你会待得惯么?”老和尚问道。
     “在工作上不愿溜须拍马担当不了大任,在胭脂粉堆儿里面混也是倒贴的份,我自嘲自己是一个闲人,现在想来自己只是一个废人,还望大师能收留我这个废人。”我求道。
     “佛法如海,唯信能入,你信吗?”老僧在信字上面加重了语气。
     是啊,在新社会,自己一直接受的是无神论,我一直将佛教视为迷信,从没有叩拜个哪个神佛,自己不知觉惭愧,老和尚携小和尚往厢房走去,我便随着走去。
     “所谓家,就是世人能放下心来的地方,所谓佛,则是心灵皈依的地方。看天色已晚,既然小兄弟心有不惑,如果愿意的话就屈身于此几日吧”。老僧说道。
     “谢谢了!”我双手作揖道。
     “佛说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求不得、爱别离、怨僧会、五蕴织盛。这八苦人人皆有,苦不堪言。无论你躲在哪里,一样是烦恼无尽,只有摄心为戒,才是去除烦恼的最佳良药,还望小兄弟自思量,你今晚咱就住在这里吧。”说罢老僧便携小和尚出得房去。
      静、久违的静,睡在嘎滋响的木床板上,心里有了从未有过的踏实,望着墙上刻画着的“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便安然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