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关于理想主义者的春梦

2013-06-02 写于武汉蔡甸

看《三傻大闹宝莱坞》有感。

我以为我不会再哭了,在那些极度悲伤的场面,我总达不到该场面应有的悲伤,以及所需要的眼泪,我曾经哭过,我记得应该是初中时期我妈妈外出打工,我为此哭过。在写此文章半个小时前,我从没有哭过,但就在刚才我哭了整整半个小时,就在电影落在教授对兰彻说“你错了,你并不是总是对的”时候,我彻底的哭了,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放声的哭。

当中国导演还在用蹩脚的好莱坞式的大成本大制作强奸中国观众时,印度的“憋三”却用俏皮式的理想主义感动了我,我做了一场梦,一场有关于理想主义者的春梦。

兰彻那份特立独行的勇气和执着让我敬畏,我记得我曾经洋洋洒洒给我舅舅写了几千字的信,以示我对教条式的反对,我记得曾经翻过围墙、闯过校门卫,以反对学校监狱式的管理,而这一切终究都远离,一切都变得安稳,不再那么的闹腾,大家都开始循规蹈矩,都在教条式中成长至老。我们都开始变成了别人想要的自己。

我不知道这个社会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个个被贴上了标签,有了等级排名,有了比较,一个个人开始为了金钱委曲求全,一个个人把自己变成当初自己讨厌的人。兰彻在电影中说:“心是可以被哄骗的”,而我们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不断的哄骗自己的心,然后开始妥协,把自己变得不那么的自己。我们有了房子、有了车子、有了那些该有的物质,却不会快乐了,变得孤独了。

这个社会是病态的社会,有钱就会有娇妻,就会有社会地位,在工作上懂得溜须拍马就能堪当大任,于是乎一个个人都开始哄骗自己,直到连自己也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我不知道还有几个人还记得小时候的梦想,还记得自己的初心,还有多少人敢做梦。一场关于自己理想主义的春梦。

我向往着哪天世间会变得美好,空气自由新鲜,远山和炊烟,狗和田野,我沉睡一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