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峰日记(二)——处世之道

2012-12-25 写于深圳

十二月十六日

今天白天去见了一老者,同老者懒坐于太阳底下,回首往日雄风,而现如今不禁唏嘘,老者自叹: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我突然想起了我这大半生,自势侠者浪荡江湖,仔细想来甚感惭愧,少时自言男儿当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而还,成一名为国为民侠之大者,而至如今我去中原,他们说我是契丹狗,去大辽,他们说我是大宋走狗,自叹惭愧。于家无名,于国无功。

在辽国之时,大汗跟我大谈人生理想,那晚大汗喝的很醉,敞开了胸脯,细数了身上伤疤的过往跟战绩,道尽了他人生的种种磨难,我问他人生不过匆匆如烟,何以如此拼命?

大汗酣醉着说道:“欲望!就是欲望!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妻不尽的天下美女”。

“我曾师从玄苦大师,师傅曾就教导我无欲则刚,人理应无欲无求而于世。”我扶着大汗说道。

“那群秃驴全都是放屁,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他少林寺还不是为了所谓的声明劳苦!贤弟,他日待我大辽占尽中原,即是你我荣华之时,哈哈哈哈哈哈。。。”

我没有再反驳,有时候觉得大汗说的挺对的,转念一想,我劳苦半生除了家仇国恨,不正就图个名吗?“北乔峰,南慕容”虽然已成过往,却仍旧很享受。

后来我去拜访了无名扫地僧,寻求处世之道。

“萧施主,佛家有云: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即是色,空即是空。”,无名扫地僧笑道。

对此我不甚了解,便请大师赐教。

“第一句讲的是修行,万物同源,色空一体。第二句讲的是度化,普渡众生,以色度色,以空接空,灵肉双修,功德圆满。佛家有云:不名世间法,非名菩萨。处世之道定当是处以出世之心行入世之事。望萧施主能悟了成佛。”大师笑道。

“出世之心行入世之道”,我突然想起了阿朱曾说起的一句话“但行好事,莫问前程”,突感这姑娘的不简单,悟了佛法,当生则生,当死则死,自性自在。

念怀至此,我又无比的怀念起我的家乡,怀念起跟阿朱雁门关外放羊牧马的日子,怀念起跟丐帮众长老喝酒常怀之时,怀念起同二弟三弟痛饮之时,而这一切只能用作酒后的余味,有人说回不去的地方叫故乡,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此时感触尤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