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寺庙当和尚的几天里——第三天

2012-03-18 写于深圳

每日劈柴、打水、洗衣、参禅,不知觉已第三日。手机也早已没电,少了手机的惊扰,每日闻梵钟即起,清静自得,偶尔闲起却又时常挂牵,挂牵过往、挂牵人和事物。自觉思量,恍恍惚惚出得门,至堂前,但见老和尚于堂前劈柴,我自前往,接过柴刀劳作,少时,挥汗如雨,自挽衣袖,坐于堂前。

“师傅,你在这清凉寺待了多久?”我问询道。

“40余载”师傅坐于堂前答道,释鼎坐于旁望着我。

“待得惯么?放得下么?”也算是自己这几日心中最大的困惑,记得来时师傅曾问:在这清冷的寺庙为家,你会待得惯吗?自耕自用,劳苦倒也清闲自在,倒也待得惯,对名闻利养、世间事却放不下。

“名闻利养总是空,身无长物,何谈放下呢?”老和尚饶有诗意的答道。

“既身无无一物,那身体发肤为何物?” 遇事喜欢较真,抬杠也是我强项,我争辩道。

“一切众生从无始以来,生死相续,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净明体,用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轮转。若离前尘有分别性,即真汝心。由此可见,自我本身为空的。”老和尚说道。

“既已看空世间,那何不入世度人,俗话说‘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我争辩道。

“渡众生与渡一人并无区别,再者如你所说的,心无定所,大市与这荒山敝寺又有何区别?”老和尚说道,释鼎坐在一旁奇怪的看着我们两个。

微风习习,热气早已散去,微有凉意,但此刻为自己的耍小聪明而感到脸红,脸红脖子粗的应该像极了小丑。

“在南京来工作,领导便教导先做人后做事,小心翼翼的做人、做事,浑浑噩噩度日,不自觉的把自己给迷失了,师傅到底应该怎么做人处事呢?”少顷我问道。

“师弟,做人就是做自己”释鼎抢着说道,说完向我吐吐舌头。

老和尚拍拍释鼎的脑袋,哈哈大笑着说道“你师兄说的不错,人本是人,不必刻意去做人;世本是世,无须精心去处世。这就是真正的做人与处世了。”

“如此说来,这几年过来自己装孙子处事,杯酒处朋友,有违本性,也算是白瞎了。”我自叹息道。

“别随随便便就称朋友,这算玷污了对朋友的定义。”老和尚道。

“那什么是朋友呢?”既已把自己的无知撕开了,就不怕再扯大点,厚着脸皮问道。

“人之相知,贵在知心。俗话说君子之交淡如水,酒肉朋友算不得朋友,有利益性的交往处之,亦算不得朋友,朋友之交在于无用,无功利之用,而真正的朋友也应该是并不时常想起,却又无处不在的。”老和尚答道。

我若有所思的点着头,释鼎不解的望着师傅。

“平生知心者,屈指能几人?”老和尚叹息道。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这也是大家一直追逐的生活境界。”老和尚说着说着,摇着头走开了。

突然想起了尼采的那句话:“更高级的哲人独处着,并不是因为他想孤独,而是因为在他的周围找不到他的同类”。

微风习习,释鼎在堂前玩耍着劈好的柴棍,我独坐望着释鼎,何时可以如他这般活得自在洒脱,本性自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